侦探新闻

沈阳婚姻调查出轨取证女人和女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

沈阳调查出轨取证的这个女人今年30岁,硕士学历,现在是一名内科医生。有一个幸福有爱的小家庭,跟老公相亲相爱,女儿快2岁,超级可爱。如果没有金牌沈阳婚姻调查这个专栏,我都打算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了。

那是发生在大学里的故事,我一个玩得很好的女生朋友B。有一回吃饭,B带了三个她的大学同学,都是女生,打扮都偏男性,并且抽烟,我从小循规蹈矩,所以看她们抽烟,就觉得不是一路人,刻意保持着距离,只是普通的寒暄。


但是其中一个留短发爱讲脏话的女生,却有意无意的撩我。她们叫她阿喱。

阿喱染着黄头发,穿很紧的裹胸,外罩大T恤,习惯性含着胸,不细看,根本发现不了她也有女生的第二性征。

我发现我说了一句话之后,阿喱就会故意跟着学舌,有时候还拿筷子戳我胳膊,我躲来躲去,扎的我咯咯笑,一来二去,饭桌上,我们就这么火速熟络了。我不会打扮,姿色5分,自觉相貌平平,不过性格比较外向活泼。


 


在这之前我没有听过沈阳调查出轨取证“同性恋”这一说,不知道女生会喜欢上女生。虽然外向,但是我在交友方面很有分寸,知道和男生保持距离,对女生就没有任何戒备了,也因为如此,我才会一步步深陷进去。


认识阿喱的时候,我是单身。在这之前,我和男生谈过恋爱。而且从没想过我会认识女蕾丝,还开始了一段让我误以为是爱情的同性感情。以至于后面听到萧亚轩的《类似爱情》这首歌,我都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。


后面我才知道,阿喱和我的好友B,就是前面提到和我玩的很好那个女生,她们从高中就开始在一起,可能高中时期的女生跟我一样懵懂无知,还不知道有同性恋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存在。


 


考上大学后,B想开始一段新感情,和男生谈恋爱,但是阿喱仍然穷追不舍,纠缠不放。这次聚会,也是因为过生日的人是B的好友,阿喱也认识,执意跟过来,B也不好强硬拒绝,就一起来玩了。那天大家都玩得很开心,从刚见面的拘谨到后面我们已经开始勾肩搭背了,都是女生嘛。那晚我们一桌七八个人大概喝了两箱多啤酒,我的酒量一直是“三瓶倒”,所以毫无悬念,我喝醉了。


 


醉酒的状态其实很奇怪,或许只能算似醉非醉吧,就是你的身体是瘫软的,但是你的大脑还清醒。我记得她们把我扶到了宾馆休息,就是那种大学城周围常见的宾馆,很多大学的小情侣都去过,简陋的标间,两张床,我躺在其中一张床上休息。


 


阿喱和B躺在另一张床有一搭没一搭聊天,我听到阿喱问她:“我还有机会么?为什么一直不理我?”B当时没有回答,我也没有多想,以为只是闺蜜闹了别扭。


 


这个时候我想小便了,因为喝了太多酒,我说“厕所、厕所”,阿喱和B立即起床过来我旁边,她们一起把我扶到了厕所,阿喱对B说:怕我站不稳会跌倒,所以她站在那里等我上完厕所。我记得那个厕所黑漆漆的,没有开灯,只有房间的一点微弱的灯光投映过来。


 


当时B拒绝了,但是阿喱又说,那你去拿一点纸巾过来吧。于是B出去了。


 


就这个时候,我上完厕所整理好衣服站起来,阿喱揽住我的肩背,顺势埋下头开始吻我。我呆若木鸡,这是我的初吻,从来不知道接吻是这样局促又缠绵的感受,任由她肆虐的舌头一点点侵略~~~~~我无力抵抗。可能她也怕B回来撞见,所以意犹未尽的收了尾,末了还在我额头上亲吻了一下,我只感觉似乎万年之久,惊愕、不解、羞涩、尴尬···。


 


我说不上来什么心情,或者混杂全部情绪,我不知道怎么面对,只能装作醉酒很厉害就斜靠着她的肩膀,于是她把我扶出来,让我躺床上继续休息。


 


我觉得我前20年的世界观轰然倒塌,女生亲女生是什么意思?而且不是简单的亲吻,是深入的舌吻,我的初吻就这样没了么?我的头晕晕乎乎,理不出个头绪,接着,听到B在门口和阿喱聊天说:你放过说子吧!(说子是她们给我起的外号,意识是很能聊天侃大山)。


 


阿喱冷冷的回答道:你都不理我,有什么权利管我!


 


那天晚上,迷糊中听到阿喱坚持要和我睡一张床,B只能和另外一个女生睡旁边的床。我不想跟她睡,但是又找不到理由拒绝,我开始自我安慰,或许刚刚阿喱在厕所并没有吻我,因为她也是女生啊!那一定是我的幻觉。


 


但是,事实证明,并不是我想太多,因为天快亮的时候,我睡梦中快要醒来,发现我睡在阿喱的臂弯里,我感觉到大家都是和衣而睡的,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
 


而就在这时,阿喱伏下头又开始吻我;


 


她很有技巧,刚开始只是浅吻我的额头、双颊和嘴唇,我紧张极了,只能装睡紧闭着眼睛。接着,她就灵活的用她狡黠的舌头撬开我的嘴巴,开始深情的吻我,我本来就是毫无接吻经验,只能任由她摆布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满足的放开我,我假装从熟睡中醒来,我们都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。


 


当天中午,我匆匆回了学校。


 


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恋爱,回校后,我竟然常常回味阿喱吻我的经历,似乎有点沉醉其中,有点意犹未尽,我竟然在期待是否可以和她再次见面,仿佛坠入了恋爱一般的感觉,我有点震惊,感觉自己是不是疯了,她明明是女生不是吗?我怎么会和一个女生产生感情?


 


但是,我不能欺骗自己的内心,我的确是每天在想她。


 


大概过了3天左右,我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过来,接通电话,一听到那头的声音,我就确定:是阿喱!


 


我难以掩饰内心的开心和激动,和她电话聊了很久,但谁都没提那晚的事情。她问了我哪个学校读书,具体位置在哪,说过几天会来找我。我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,开始期待和阿喱再一次见面。

沈阳调查出轨取证,我那时可能真是恋爱空窗期太久了,明明才刚认识,对阿喱竟然有思恋、有依赖的感觉。我内心似乎已然接受默认的同性恋关系。

虽然同性恋并没有错,但那是我人生前20年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出现过的词汇。


过来几天,阿喱果然来找我,晚上吃了饭,她让我和她去校外的小旅馆睡觉,我没有拒绝,那是我第一次夜不归宿,我的舍友都以为我谈了男朋友。

我不置可否,我似乎的确谈了男朋友,只是她的身份是个女生。



那晚在旅馆,阿喱再次吻了我,我本身在这方面的经验为零,加之对她也不反感,在她的挑逗和撩拨下,我很快沉沦····


 
或许说我很享受她的吻,很有技巧,很有进攻性。我们也仅止于接吻。后面相拥入睡,我想,女生和女生,也最多只是接吻一下这样子吧。那个时候,有很多大学生谈恋爱意外怀孕堕胎的新闻,我想,我则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了。


 


后面阿喱经常来找我,对外我们无异于一对吃吃逛逛的闺蜜,这段秘密的恋爱,让我又享受又忐忑,我开始在网上搜索了解一些女同的论坛,电影,慢慢开始了解这个以前从未听说的群体。


 


暑假的时候,因为我父母都不在老家,所以我和奶奶生活在一起,我们更多时间腻歪在一起,阿喱带我去她家里,她邻居都开玩笑说:阿喱这个假小子,交的朋友还都是蛮标志的漂亮妹子。那时候我可能还没意识到:她的世界不仅仅只有我。


有时候,她会带我去她的阁楼,关上小房间的门,疯狂的亲吻、抚摸我,有一次,她脱光了我所有的衣服,开始亲吻我的下体,我吓坏了·····


在我已知的少之又少的性教育知识里,我认为下体仅仅用于排泄二便以及来月经,是脏的,加之医学生的身份,我也有点洁癖,接吻我可以接受,但是她亲吻我下体的行为,我无论如何接受不了,后面她只能用手指放进去抚摸,刺激挑逗我,酥酥麻麻的,欲罢不能···


我想:和男人做爱的感觉,应该也不过如此吧!


有时候阿喱会跟我讲很多设想,说金星也做过变性手术,男人可以变成女人,那女人也可以变成男人,她说她查过做手术要多少钱,她存够钱就去做手术,成为真正的男人,让我以后可以享受和男人在一起的滋味。我总是一笑而过,我觉得她想的太多了。有时候她抚摸我私处的时候会说,把你的“处”给我好吗?我虽然没有恋爱的经验,但我也看很多言情小说说“处女膜”是要留给最爱的男生,要留给宝贵的第一次。


我知道,那个男生,那个第一次,当然不会是她!


所以我每次都清醒又理智坚定的拒绝她。


或许我跟阿喱在一起,一方面是寂寞,一方面是好奇,女生和女生相爱,到底可以怎样的?


但是不可否认,在一起的时光,阿喱让我体会到了被爱、被保护。阿喱也会骑着拉风的摩托车,带我一路疾驰,让我抱紧她;阿喱还会在我生日的时候,骑车上百公里,快凌晨赶到我家,只为给我送个蛋糕。或许这些只是我理解的浪漫吧!


就这样过了快两个月,我又开学了,回到学校,阿喱时不时还是会来找我。但是我感觉阿喱变了,经常喝醉然后抱着我说很多话,绕老绕去都是B(我前面提到的我的好友)不理她,B为什么要有男朋友,她有哪一点比不上那个男人之类的话。我才明白,原来在阿喱的心里,一直还是装着B,我对她一半喜欢一半好奇,她对我,不过是她空窗寂寞时候的备胎和消遣。

那一刻,我似乎有点解脱,有点如释重负,我终究不是属于那个圈子的人,进去增长了见识,趟了趟水,也是时候该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,过普通安心的生活。

后面,阿喱渐渐不联系我,偶尔打个电话,也是老生常谈,旧事重提,话题都是围绕B,诉说她的苦闷,我更加确定,她对我是没有爱的。或许,我们俩,都是在寂寞的时候遇到了彼此,等新鲜劲过了,连伪装都懒得做出来。




我慢慢的厌烦了,有时候又会失落流泪,甚至有点吃醋,只能用学习来麻痹自己,有时候安慰自己,这样也好,让我没有留恋的脱离出来吧。


后面阿喱联系我,竟然开始找我借钱,100,200,从来有借无还。或者帮她充话费,数目不多,但是吃相难看,我一个在校生,也是伸手向家里人拿钱,每次借钱给她,我都要节衣缩食好久,每次我都发誓绝对没有下一次,但当她又开口,我还是于心不忍,或许我对她仍有期待




直到一个周末,我正在被窝睡觉,阿喱电话又打来了,很着急说,快给她打2千块钱,她周转过来就马上还我。




我愣了愣,说好的。迷迷糊糊起床坐公交车出去找ATM机给她转钱,脑袋仿佛被操控了一般,我不知道我还在期待什么,转账回来的路上,我低头看了一眼转钱存根,竟然只转了20元!少摁了两个零。可能我卡里余额都不够2千了吧。




我是不是应该开心一点,因为有机会反悔,就可以不用再给她转钱了?



但是我没有,神使鬼差的,我电话拨给了我远在北京开出租车的亲哥哥,自幼哥哥最疼我,接到我电话,他还在跑出租,马上紧张问:周末怎么起来这么早,打电话怎么了?遇到什么事情了?没钱花了么?“嗯,生活费快没了····”我嗫喏着。


“别着急哈,中午吃饭钱还有吧?哥哥一会就给你打钱过来。”

这边我已是泪流满面。

我坐上返回的公交车,回到刚刚的ATM机,流着泪把2千转给了阿喱,我知道这是一笔有去无回的钱,或许是很笨的方法,但是我就想通过这样把我的失望攒的更多一点,攒够了,就决绝的放手离开,这是我最后一次为阿喱流泪,为我们这段没有见光的感情流泪。

回来后我删掉了阿喱所有的联系方式,阿喱可能后面还试过想找我借钱,但前面那么多有借无还,她应该也知道我的态度了,也可能,她又找到了她下一个猎物和提款机。

半年后,我认识了我的男朋友,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。有一次和他出去玩,接到了阿喱打来的电话,她似乎又想打感情牌找提款机,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,我礼貌冷漠的结束了对话。

侦探新闻

联系我们

沈阳侦探公司,沈阳私家调查,沈阳婚姻调查,沈阳私人调查,沈阳侦探调查

手机:13555785358

地址: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387号